高峰论坛

郭培 让世界重新认知“中国时尚”

2018-09-08    来源:新京报    

  在设计生涯中,郭培认为自己收获到的不止那些已成“过去式”的成就,还有她关于时代与设计、文化与传承、匠心与高定之间的关系。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郭培受美国《VOGUE》杂志及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服装艺术部之邀,携作品“大金”“青花瓷”展览。 受访者供图

  郭培,被称为中国高级时装定制第一人,玫瑰坊创始人、首席设计师。她是中国第一个且唯一被世界认可的高级服装设计师——是国内首位且唯一一位得到巴黎高级时装公会正式邀请的高定设计师。作为第一代中国服装设计师,郭培自1986年参加工作以来于专业领域不断探索。她于1997年创立北京玫瑰坊时装定制有限责任公司,开创了中国高级定制时装的先河。专业领域,郭培无论是从业早期备受瞩目的成衣设计,还是近年来广博赞誉的高级定制,都可成为中国高级定制的最高水准的代表。

  2016年1月27日 法国高定首秀,首次以正式受邀会员的身份亮相高定,用“庭院”为主题的手工华服系列为自己从事设计工作30年庆祝。

  2016年4月16日 郭培受邀担任中法文化之春活动推广大使。为中法文化艺术交流贡献一份力量。

  2016年5月6日 受美国《VOGUE》杂志主编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 以及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服装艺术部之邀。

  携作品“大金”“青花瓷”参加展览。

  2016年5月19日 郭培被联合国贸发会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世界峰会颁发“创新与企业家精神奖”。

  2017年5月28日晚 意大利佛罗伦萨市市长里奥·纳尔德拉(Dario Nardella)向郭培颁发“翡冷翠之钥” 。

  匠心阐释

  “我热爱高级时装,因为她是一种生命的停驻。她不像成衣那样简单地流行,再迅速地被遗忘。我希望我的高级时装成为馆藏级的精品,殿堂级的珍宝,成为传世杰作。因为真正的高级时装能够历久弥新,经得起考验。多少年后,她的存在就是时光的回眸。到那个时候,她能再现逝去的辉煌和残留的光彩,能重新演绎我曾经拥有过的幸福,以及我曾经创造过的美好。”

  ——郭培

  虽然采访中的郭培笑称“不怎么记得自己获得过哪些成就”。但大多数人开始了解郭培时,难免都会被她堪称“彪悍”的“成绩表”惊吓到。

  据不完全统计,自1993年郭培踏入服装设计界至今,她本人、所创办的“玫瑰坊”和同名服装品牌“Guo Pei”获得的各类奖项、称号就有72项之多,其中不乏“世界杰出青年奖”、“全国三八红旗手”、《时代周刊》“年度百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翡冷翠之钥”荣誉勋章持有者等这些大多数人穷尽一辈子都很难获得的、被全球认可的极致殊荣。

  《尚书》有言“唯精唯一”,告诫我们要把心思镇定下来,一心一意地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像庖丁解牛,梓庆削木一样。

  在此,我们能看到十年前的郭培,就已经开始尝试用50000万个小时去制作一件“当时没人理解为什么要做,现在总是会被众人所提及”的艺术品。

  商学院理论告诉我们“决定一个人高度的,就是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的能力。”一个能够获得极致成就的人,往往已经把极致当成了她的习惯。

  作为业内公认的“中国高级服装定制第一人”,郭培32年来走过的人生履历,在一定意义上就是中国时尚行业从无到有的个体镜像。

  在设计生涯中,郭培认为自己收获到的不止那些已成“过去式”的成就,还有她关于时代与设计、文化与传承、匠心与高定之间关系的独特思考,她希望能够把这些思考通过作品、通过自身影响力分享传达给更多的人,她希望高定以后不再局限于“小小的一群人”,而是成为更多人的追求与目标。在郭培看来,越多的人追求认同高定,就会有更多的时代匠人将才华发挥运用到极致,而这将会带挈起中国时尚行业走向专业与繁荣。

  高定理念深入灵魂的“女战士”

  初见郭培的人,很难想象得到,这个外表娇小甜美,语声温柔清浅的女子,近几年在业内最为响亮的称号是“女战士”。

  这个称谓出自于《纽约时报》时尚评论家Cathy Horyn之口,原话是:“她是中国的香奈儿,有着女战士的伟大梦想”。在2010年,这个素有“毒舌”之名的业内权威,在跟踪采访了郭培5天后,一反常态地对“玫瑰坊”和郭培的作品赞许有加。

  Cathy Horyn的描述中,郭培作品当时的水平已经“同巴黎时装的工艺不相上下,甚至有时超越巴黎时装的工艺。而参观玫瑰坊之后带来的‘光怪陆离的震惊’,远大于先看到沙漠,再看到拉斯韦加斯时所带来的震惊。”

  对于“战士”这一称号,郭培本人是比较认同的。因为在她看来,“所有人的艰难应该都是在眼前,所有人的苦是在明天”,困难总是与机会如影随形,克服了困难的同时,往往也能获取到机会。作为一个乐观主义精神的“信徒”,郭培现在甚至会比较期待“困难的降临”,因为对于自己解决问题、克服困难的能力有足够的自信,克服困难的过程,就像是战士杀了一个敌人,积累了一份战功一样,每战胜一个困难,就代表人生又向上走了一个台阶。

  回顾过往,郭培的“战功”,总是与“高定”这个词紧密相连。

  所谓“高定”,名字源自于法语“Haute Couture”, Haute代表顶级,意味着奢华的制高点, Couture 直译过来就是裁缝、刺绣等手工艺,“Haute Couture”这个词简单直译过来就是“高级裁缝”。

  郭培指出,即便是现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很多消费者、同行、媒体乃至专业人士都对“高定”的理解不够充分,甚至存在一些理解误区。首先,需要认识到“高级裁缝”这个说法起源于100多年前法国巴黎,迪奥、香奈儿等服装大师们,当时或者更早的时候需要完成制作一件衣服,呈现他们的艺术与天分,乃至自己的一切才华,然后再展示给大家,他们当时的身份被称为“高级裁缝”,推出的作品被称为“高定服装”,展示服装的集会被称为“高定时装周”。

  但“高定”本身并不等同于如上这些的综合,就像是我们提倡匠心,但工匠精神并不等同于工匠一个道理,“高定”是一个理念,一种精神。所以,在郭培看来,高定永远都不会被冲击,它会永恒地存在,因为就像是太阳一样,不需要那么多,但需要有温度和独特的光芒。

  想要再深刻地了解“高定”,还需理顺“高定”“街头”、“流行”之间错综复杂、千丝万缕的关联。对此,郭培的理解,或许是诸多“专业分析”中最为清晰的一例。

  郭培讲到,在30年前她曾经听老师讲过一句话,叫做“流行看高定,高定看街头”。

  “流行看高定”,指的是我们看到高级定制发布,一直以来都是少有的,业内极其有资质的、有创意、有高度的人,他们的作品发布的时候一直以来都是引导流行的。所以我们看到的流行往往比高定要晚一季,高定发布永远是一月底和七月初,不和任何人撞车,发布并且全世界只有巴黎,一月是高定发布春夏,三月是成衣发布秋冬,七月是高定发布秋冬,九月是成衣发布春夏,它永远是反着来的。

  而至于“高定看街头”,很多人可能就比较难理解了。其实,这个概念里面的“街头”,是广义的理念,它指的就是社会,高定反回来要看的是社会,看社会现象、看生活。

  综上所述,郭培归纳认为“高定”真正的定义应该是“今天这个社会的记忆,今天人类的记忆”。站在当下的时间点,若回溯历史的话,其实处处都能看见到高定的痕迹——过去的几千年里,其实有许多的服装,被当做历史的脉痕,成为那个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存在过的证明。所以说,追溯过去几千年服装乃至于人类的发展史,高定不应该被忽略。因为真正的高定是永恒的,代表着人们当下的需要,不能以人们穿和买去选择和定义它,真的要看到它内在的精神之美。

  服装之美生于“匠”而升于“心”

  在接受本报专访之前,郭培刚刚从巴黎归来,作为每年7月“巴黎高定周”的受邀设计师,她刚刚完成了一场名为“建筑”的主题秀。本系列作品中,郭培通过盘扣、刺绣等经典东方手法呈现出中世纪建筑的精髓,以丰富的线条、几何图形与花形图案平衡着理性与浪漫,展示东、西融合之美。

  郭培将建筑元素融到每一个细节。所以我们能看到形似教堂的服装轮廓,迷你铁塔造型的配饰。但如果你仅仅是将这系列的服装理解为“像是建筑的衣服”,那就大错特错了。

  实际上,在本季里面,郭培想要通过呈现“建筑”这一主题,去讲述“空间”,去体现人类对于空间感的追求。

  郭培的认知中,衣服的轮廓其实也是空间,衣服留下空间,除了为了舒适感之外,还有一层我们十分容易忽略到的意义是为了表达灵魂。所以我们能看到从古到今,我们很多帝王的衣服其实形式感都很强,都很有“建筑感”。在中国,我们能看到封建帝王服装也会把肩膀做得很宽广,帽子做得很高大;而在西方,比如现在我们看到婚纱,他们会做很大的裙子,新娘们用空间很大的拖尾来表达自己的纯洁。

  人们对空间的追求到底代表了什么?

  从个体角度分析,它代表了一个人成长的轨迹,就比如说,我们对于真的建筑——房子的需求,很多人一开始想要一个小家,但伴随着财富、人生阅历的变化之后,往往我们会希望空间越来越大,希望有大房子。服装也是一样,伴随着我们地位、所处环境的变化,我们需要通过一些空间的设计与变化,来展示自身发生的变化。若放眼更宽广深远的时空角度来看,建筑与服装说到底都会留下人类和历史成长发展的轨迹。在这一方面的效用及功能上,服装与建筑高度相似相通。

  所以,业内人士评价称这场呈现着“行走中的建筑”的飨宴,人们首先会惊艳于他的“颜值”,因为足够的精致,足够的美丽,能够看出来“匠”之所在,而后则会深陷、倾心于它的“灵魂”,建筑与服装,本就是超越时间的存在,郭培选择让古老的时装与建筑相遇,让空间与身体对话,所展现的是哲学层面,关于人性关于灵魂的问答,“这样的作品有时候即便很多人不能尽然懂得,也能感受其极强、极有穿透性的感染力。”

  所以,谈到对于本次“大国匠心”主题的理解时,郭培表示,国之匠心,更重要的是其根本,这个“根本”就是我们国家的传统和精神。在精神层面,我们现在提倡“匠心”,恰恰就是对传统文化的认真,对我们这个民族历史的尊敬。我们希望通过对匠人的态度,提倡的是一种民族的精神,这样才是匠心,其实更重要的是“心”,是内在的、情感的、精神的,匠只是外在的呈现、实现形式,通过这些外在的东西,我们才能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他内在的付出,这种付出的过程,实际上是她的精神所在,也就是“心”。

  现在物质生活极其丰富,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很容易被流行迷惑住,眼花缭乱的商品充斥着货架,刺激着人们的眼球。谈及于此,郭培不无担心地指出,现在市场上,有很多“没有神”的商品,这些东西实际上是给社会造成了更多的负担,甚至是成为了年轻人成长的不积极的因素,物质的吸引,变化得太多令他们已经没有了寻求真正美好的标准,他们的消费,有时候只是源于新奇和刺激。

  现在在服装领域,在时尚行业,我们提倡匠心精神,就是要呼唤人们重新审视何为真正的“服饰之美”。一个好的作品,和一件普通的商品,他们的差异就是在于“神”而不是“形”,好的作品是有发自于内在的那种能量,能让人感受到一种精神的传递。

  就比如十年前,郭培制作的那件传说中50000小时、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中展出的“大金”。很多西方的时尚行业人士都说从那件衣服上,他们看到了“中国的时尚”。在此之前,在很多西方人的眼中,中国是没有时尚的,但这件衣服改变了他们的看法,使得他们对中国对于有了一个新的认知,而这就是匠心之作之所以能够传世,能够改变社会人文表达方式、表达方向的核心力量。

  ■ 同题问答

  你觉得在完成自己的成就中,最值得珍惜的是什么?

  我认为我的作品的最为美好、最值得珍惜之处就是付出的那个过程。对于我自己来讲,做任何一件服装,我的要求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饱含着我真诚而真挚的付出,我希望我的作品不是因为表象的美丽而吸引别人,经历过短暂时间后就把他丢弃。

  任何事物、任何物质的创造,都是有付出的。而我在创作时,会更加注重创造过程中的感受和体验。我觉得只有真挚的付出,诚心诚意,发自于情感的那份爱,才能够打动别人。我不会做没有神的东西,我觉得我做的东西比较不同的地方,就是赋予它那份“神韵”,我用了很多努力,大量的时间去实现它,所以也会分外期待,别人看到它们之后所展现的那份感同身受。

  有没有一些您认为最艰难的时刻?能够坚持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我认为经历过的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就像是你摔倒了后站起来,你就会发现,你没必要去记着摔的时候的痛感。所以,我认为经历过的苦都应该就不叫苦。

  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特别乐观的人。我一直觉得如果记忆中留着的都是苦,那我一定是个失败者。失败者更多会向别人讲失败的原因,经历过哪些苦、难、坎坷。但对于一个乐观者,或者别人眼里的成功者而言,我会觉得坚持抗争后,能够把问题解决了的,都是幸运。

  如果非要说有艰难和苦恼,那么我认为它们应该都是在未来吧,人的艰难应该都是在眼前,人的苦是在明天,每个人“今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完成,有很多目标都要实现。这种时候我们不能逃避,因为一旦逃避,你就会失去未来的机会,成为一个失败者。

  你希望未来还取得怎样的成就,自己的理想现在实现得怎么样了?

  当别人问到我,你想让这个世界上,假如说所有的人里面你都可以请到的时候,你想让谁来穿你的衣服,我却难以说出我心目中唯一的一个最美的女人,我觉得谁都还不够。所以,十年前忽然在我心目中,内心深处萌发了“中国新娘”的这个答案。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一生中都在追求着的那件最美的衣服,就是嫁衣,就是人一生中最幸福的那个时刻,中国新娘穿上的那件喜服,而最美的那个女人,就是新娘。我觉得任何一个女人,任何时刻,都难以超越她做新娘的那一刻,所以,我自己就终于明白了,这也就成为了我一个更清晰的理想,也就是更大的理想——就是我想做中国人的,中国新娘的那件喜服。现在看来,这个理想其实已经成为我一生都在奋斗、努力的那个追求。

  生命中有哪些东西是你一直坚守的?

  应该就是追求美,追求美的极致,追求美的分享,对美的感动,我愿意用美和任何人分享,而且用美传递一种精神,一种“神韵”,我希望用我的美好可以感动所有人。

  特018版、特019版面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红艳

[责任编辑:李真]
用心关爱  呵护成长
关爱留守儿童
精准扶贫